人民锐评:贩卖“精神鸦片”的“黄师”,是时候全面查禁了

人民锐评:贩卖“精神鸦片”的“黄师”,是时候全面查禁了
人民日报客户端5月12日消息,香港警方近日公布的一组数据让人扼腕叹息:修例风波中共有8001人被捕,其中有3286名学生,占全部被捕人士41%,学生里六成是大学生、四成是中学生。未成年人犯案比率从2019年7月的6%升到2020年2月的30%。痛惜之余,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么多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会走上违法犯罪歧途?从日前的两桩教育新闻中,或许可见端倪。香港一所小学的常识科教师在网络授课中称,鸦片战争的起因是“英国为帮助中国消灭鸦片”。无独有偶,香港媒体近日指出教科书《现代初中中国历史》中,引述所谓“英国历史学者”所言,批评林则徐“不明白英国的贸易状况,也不考虑禁烟对中英关系的冲击,轻率地单方面严禁鸦片,这显然是不明智的做法,并最终酿成战争”。如此荒诞无稽的教育,一经爆料,香港社会各界震惊之余,再度反思:“黄师”“毒教材”,一直以来给学生灌输“精神鸦片”,蛊惑、教唆青年,贻害匪浅,是时候全面查禁了!据香港特区政府教育部门统计,自去年6月至今年1月底,共接获171宗有关教师有可能涉及专业失当的投诉,大部分涉及发表仇恨、诅咒等不当言论。一名中学助理校长竟诅咒“黑警死全家”“警察子女活不过七岁”。这些教育界人士利用手中本应传播知识、教人向善的权力和资源,散播暴力仇恨的种子,突破了教师的职业底线,丧失师德,是教育界之耻。所以,查禁“精神鸦片”,最关键的是剔除这部分不良“黄师”。同时,“毒教材”的危害也不容忽视。通识教育在香港回归后成为高考必考科目,但教材为自主编写,无需通过教育局等部门审定。有些教材充斥着攻击“一国两制”、丑化污名化内地、煽动街头暴力等内容,已经成为部分不良教师用来煽动学生参与激进违法行为的政治文宣品。更有甚者,九龙塘某间幼儿园使用的教材里,竟然用“中国是暴虐的国王,英国是神奇的魔法师,魔法师救了自由港”这样的比拟方式,来讲述童话故事。凡此种种充满仇恨、扭曲的“毒教材”,就像鸦片一般,长期以来荼毒学生思想。香港教育积弊已久,要解决这一问题,首先社会各界应凝聚共识,全面检视教育界长久以来所受的“精神鸦片”侵害。要知道,纵容“黄师”,就是纵容伸向青少年的黑手,就是毒害下一代;放任“毒教材”就是放任仇恨与暴力,就是把学生推向黑暗和危险。香港特区政府教育部门也应积极响应广大家长呼吁,重拳出击,查禁“黄师”“毒教材”,加强对教师队伍的管理、培训与考核,加强对教材的把关审核,彻底整肃当前香港教育的种种乱象。散播仇恨和暴力的教师是否符合教育专业守则,该如何处理?歪曲事实、胡编乱造的“毒教材”是怎么进入校园的,应如何规范?要如何建立一支适应“一国两制”的教师队伍?这都是香港特区政府教育部门不可推卸的责任。针对香港学校普遍缺乏爱国教育和中国历史教育,教育部门也必须坚定改革,理直气壮地推动国民教育、历史教育正名化、正规化。有香港教育界人士评论说,香港回归20多年,中小学教育并没有完成“去殖民化”的改革,一些港英时期扭曲国家民族观念的语文、历史和公民教育教材被直接保留下来灌输给学生,导致许多香港年轻人对国家、对“一国两制”充满偏见,甚至有人高举美国旗、英国旗,参与违法示威。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正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教育不可以是“无掩鸡笼”,一定需要有人把关。她表示,有人有心在校园内传播失实、偏颇的歪理,除了通识之外,其他科目也会“被渗入”。教育局固然是把关的部门,但办学团体以及学校的管理层“每一个位置都有把关的功能”,以保障心智未成熟的学生不被歪理荼毒。查禁“黄师”“毒教材”等教育领域的“精神鸦片”,事关广大青年学子的人生道路,事关香港的未来,是香港特区政府与全体市民的共同责任。凝聚共识,坚定改革,香港教育再出发,才能还香港青少年一个美好未来!(原标题《贩卖“精神鸦片”的“黄师”,是时候全面查禁了!》)(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